• <em id="pk8mp"><acronym id="pk8mp"></acronym></em>
    <progress id="pk8mp"></progress>
  • <span id="pk8mp"></span>
    1. usa-flag

      NCBI:《權力的游戲》中的死亡與生存

      2019-07-02 16:32 我要評論(0)

      核心提示:《權力的游戲》是一部廣受歡迎的HBO連續劇,改編自喬治·P·R·馬丁的《冰與火之歌》系列。這部連續劇刻畫了一個虛擬的社會,其中充滿了政治動亂、內戰和無處不在的暴力。仇恨的累積,加上缺乏一個穩定的民主政府,讓管理者和管理機構無法為居民提供服務、改善他們的健康條件、提高他們的福祉。

      9、

      NCBI:《權力的游戲》中的死亡與生存

      原文標題“Death iscertain, the time is not”: mortality and survival in Game of Thrones

      譯文標題“死亡是必然的歸宿,但時間并不確定”:《權力的游戲》中的死亡與生存

      原刊媒體NCBI

      作      者Reidar P.Lystad、BenjaminT. Brown

      原文鏈接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30535868

      背景

      《權力的游戲》(以下簡稱《權》)是一部廣受歡迎的HBO連續劇,改編自喬治·P·R·馬丁的《冰與火之歌》系列。這部連續劇刻畫了一個虛擬的社會,其中充滿了政治動亂、內戰和無處不在的暴力。仇恨的累積,加上缺乏一個穩定的民主政府,讓管理者和管理機構無法為居民提供服務、改善他們的健康條件、提高他們的福祉。《權》的世界讓人聯想到歐洲歷史,這并不奇怪,因為原作者曾經承認他的作品靈感來源于多個歷史事件,尤其是15世紀末發生在英格蘭的玫瑰戰爭。

      暴力作為所有社會的特征貫穿了整個人類歷史,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暴力呈逐漸下降的趨勢。例如,暴力導致的死亡人數從國家出現前社會中的每十萬分之五百,下降到中世紀的十萬分之四十,當代社會的數字不到十萬分之十。在國家出現前的社會,15%的人因戰爭而死亡,今天這個數字不到0.005%。斯蒂芬·平克在他的書《人性中的善良天使:暴力為什么會減少》中提到,有五個歷史因素導致了當代社會暴力程度的下降:當代國家的出現讓動用武力的合法性被國家壟斷、商業比武力征服更重要、一系列啟蒙思想的出現(比如人權、知識的普及、理性的解決問題和決策過程)。

      幾乎沒有人對《權》中人物的健康和福祉狀況進行研究。有一項研究提到了所謂的“灰鱗病”,另一項研究討論了強迫性健身行為以及相關的荷爾蒙反應。據筆者所知,尚未出現任何與生存和死亡有關的研究。因此這份報告的主要目的是分析《權》中人物的生存和死亡狀況;估算存活的時間和生存的幾率;分析促成其死亡和生存的因素;描述死亡的原因。附帶性的目的是讓筆者在最終季播放之前,有借口重溫前七季的內容。

      方法

      人口研究

      研究中包括了HBO的《權》電視連續劇前七季中所有出現的重要人物。所謂“重要人物”的定義是滿足以下所有條件的人物:人類;出現在片頭或者片尾的演職員表中;出現在當前事件的畫面中(也就是不包括閃回的內容);首次出現時尚未死亡。未出現在演職員表中的人物也可能被包括進來,條件是他們與其他角色之間的互動對于故事的發展和人物性格的塑造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人物是否有臺詞并不是一個必要的條件,因為有些人物因自身條件無法講話(比如腦部創傷或者截舌術)。

      數據來源

      主要的數據來源是《權》DVD套裝,其中包括了目前已經播放的七季、67集電視劇。除此之外,IMDb和維基百科中的“權力的游戲”詞條內容也被列入參考范圍,用來與直接觀察所得進行校驗。兩位筆者分別獨立列出了死亡事件發生的時間,如果出現差異,二人共同在原材料中檢驗數據來源,并取得一致意見。

      每個人物都被記錄下他們的社會人口信息:性別、社會地位、職業、宗教信仰和效忠對象。對于社會地位,身為領主及其合法后裔的人物被歸類為“貴族”,其他所有人物被歸類為“賤民”。職業包括“絲領”(比如神職人員、商人、政客、統治者)和“皮領”(包括武士、農夫和其它從事繁重手工勞動的職業)。部分角色在劇集中曾經改變過宣誓效忠的對象,因此他們最后所在的團體以及是否轉換過身份都被記錄下來。

      這里引入了一個評判人物在劇中重要程度的間接方法。重要性分值的計算方法是,用一個人物在劇中真正出現的集數除以這個人物有可能出現的集數(也就是從這個人物第一次登場一直到他/她死亡或者被編劇砍掉,一共過了幾集)。然后用這個數字乘以這個人物曾經出現過的季數。(譯者注:舉例來說,某個人物在第一季第一集出現,在第三季第八集死亡,其中有9集出現。那么這個人物的重要性分值就是9/28*3。)重要性分值被分為三個級別:高、中、低。

      結論描述

      這項研究的主要目的是呈現距離死亡的時間。生存時間從這個人物第一次出現在電視劇中開始,以小時為單位。七季的凈時長(排除片頭和片尾的劇集時間)被加總,作為所有劇集的時間長度,這個數字表明一個人物有可能存活的最長時間。對每個人物來說,他們的起始時間就是在劇集中首次出現或者首次被提到的時間,終止時間是死亡時間,或者被剪輯時間,如果他們活到了第七季結束的話。

      盡管大部分的死亡場景都被毫無保留地呈現出來,但也有些死亡事件只在對話中被提到,或者通過劇情暗示出來。對于這些人物,死亡的時間被定義為表明死亡的場景或者劇集結束時的凈時長。對于每一個死亡事件,主要的診斷信息、死因和死亡地點都被記錄下來,依據是“疾病和相關健康問題的國際統計分類”第十款的澳大利亞修訂版,這個版本參照了世界衛生組織的分類標準。除此之外,每個死亡事件發生的地理位置(維斯特洛斯、厄索斯、索斯羅斯等)、具體地點(室內、室外)和一天中的時間(白天、夜晚)也被記錄下來。

      統計分析

      統計分析的方法使用R語言分析法,3.3.2版本。匯總統計被用來描述人物死亡的具體特征,卡普蘭-梅爾生存分析法被用來制作共生群的生存經歷曲線。我們使用分層分析和佩托-佩托測試法來比較人物次生群體的生存經歷(也就是社會人口變量)。與常規的非參數法給所有因素都賦予相同權重的方法不同,佩托-佩托測試法把更早出現的變量賦予更大的權重。而且,非參數法的假設是存在同比例的變量,當出現不同比例的變量跡象時,佩托-佩托法就更有效率。

      多變量考克斯比率風險回歸模型被用來識別潛在的預測變量。多變量模型中P<0.10的變量被包括在后續的多變量考克斯比率風險回歸模型中。比率風險假設在舍恩菲爾德殘值中作為時間的函數。當潛在的預測變量出現違背比率風險假設的跡象時,時間協變量就被用來確定潛在預測與生存時間函數的關系。這種互動的關系也被用來假設多變量模型中的時間協變量。最終的多變量模型可以識別出生存和估算風險比例的預測值,其信備率為95%。當P<0.05時,變量就被認為是生存的獨立預測值。

      結果

      1、

      2、

      3、

      研究共包括了330個人物,其中237人(71.8%)為男性、226人(68.5%)為賤民、196人(59.4%)為皮領工人。詳細的人物特征可參考表1。

      研究結果顯示,186人(56.4%)死亡。大部分人物死于外傷(73.7%),尤其是頭部和頸部的外傷,包括13例頸部創傷性切斷。其余死因主要與焚燒和中毒有關。只有兩個人物死于自然因素。最常見的死亡原因是加害(63%)、作戰行動(24.4%)和依法處決(5.4%)。維斯特洛斯見證了最多的死亡事件(80.1%),最常見的死亡地點是家中(30.4%)。表2詳細列舉了原理診斷、死因和死亡地點。

      4、

      5、

      圖1展示了《權》前七季所有重要人物的生存曲線。生存時間從11秒到57小時15分鐘,平均生存時間為28小時48分鐘。在劇中至少生存一個小時的幾率是0.86。圖2的生存曲線根據性別(A)、社會地位(B)、在劇中是否改變過效忠對象(C)以及人物的重要性(D)分類。根據分析結果,男性的生存時間(24小時)明顯低于女性(41.3小時)、賤民(19.1小時)低于貴族(38小時)、始終效忠一個領主的人(24.3小時)低于該表過效忠對象的人(55.2小時)。而且,重要程度分別位于低、中、高的的人生存時間有很大差異。

      6、

      圖3展示了多變量考克斯比例風險回歸模型的結果。在考慮了其它因素之后,一個人物在劇中的重要性以及是否改變效忠對象,是死亡與否的獨立預測指標。重要人物的死亡幾率是不重要人物死亡幾率的2.5倍,是中等重要人物死亡幾率的6.5倍。在劇中改變效忠對象的人物死亡幾率比沒有改變效忠對象的人物低。

      討論

      這是第一份針對《權》中生存和死亡的科學研究報告。我們看到超過一半的重要人物在第七季結束時已經死亡,人物在劇中出現第一個小時就死亡的幾率是14%。大部分死因是來自外人之手的外傷、燒傷和毒害。所有人物的生存時間有巨大的差異,這個發現印證了《權》中一位刺客賈昆·赫加爾的臺詞:“死亡是必然的歸宿,但時間并不確定。”

      《權》中高死亡率的現象在人類歷史上并非鮮見。例如,史前社會的考古研究發現,暴力因素占據所有人類死亡因素的15%。人種學研究發現,生活在國家出現之前的人類有25%因暴力而死亡。在中世紀的歐洲每十萬人中的40人死于他殺,到18世紀,這個數字降為10人,今天是3人。

      盡管人們已經知道有很多因素讓人類因暴力死亡的數量逐漸下降,但下面還是簡要列舉一些最顯要的因素。或許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國家的出現,它壟斷了立法和武力。國家總是要于鎮壓和平息無政府狀態、暴力行為和世仇的現象。接下來的一個因素被斯蒂文·平克稱為“文明進程”,也就是封建社會的恐怖分子形成王國,集中權力和財力擴大商業行為。隨著商業行為的重要性越來越高,讓其他人活著比死亡更有價值。如果你的生意伙伴還健在,當然對你的商業行為更有幫助。對人類福祉的關注反過來促進了公共設施的完善,來提升人們的健康和幸福感(比如醫院)。接下來的一個因素是理性的提升,也就是人們在解決問題和做決策時越來越多地使用正確的知識和理性的推理過程。

      那么《權》中已知的世界是否曾經應用過以上那些因素呢?很明顯,《權》的世界無法代表人類歷史,但是依然值得我們探討上面那些因素在多大程度上起到了推動《權》社會發展的作用。國家雖然在《權》中并不普遍,但它的確存在。我們的確可以看到文明的進程,雖然它遠非完善。維斯特洛斯的封建恐怖分子形成了七個王國,理應歸順于鐵王座的統治,但各個王國的政治結構并不穩定。統治階級的合法性遭到質疑,法治沒有保障,因此若干派系試圖推翻現有政權。與商業行為比較起來,人們顯然更加重視戰爭,有些人物受傷之后沒有得到必要的治療,而且沒有足夠的機構(比如學校、醫院)保障居民的生活。知識和理智在人們解決問題和決策過程中并沒有扮演重要的角色。盡管有些人物表達出對人類福祉的關注,并試圖推翻奴隸制,但這種思想在《權》的世界中并不普及,也沒有得到足夠的關注。

      鑒于上述社會結構,防止暴力的出現自然算不上《權》中的重點工作內容了。盡管人類歷史充滿了暴力,但我們的確有辦法來預測和防止暴力的發生。這需要收集長期、準確的數據來衡量參與調停所面臨的風險。我們的研究發現暴力死亡幾率在男性和賤民人群中更高。這與現實世界的現象相吻合,社會經濟地位較低的國家他殺率較高,80%的他殺受害者都是男性。其它一些公認的導致暴力死亡的因素包括政權更迭、治國無道、缺少法治和氣候不穩定。盡管與這些因素相關的準確數據并未被記錄下來,但《權》的故事線毫無疑問地建立在這些因素之上。(比如對鐵王座的爭奪和“凜東將至”。)

      值得一提的是,我們完全有機會防止《權》世界中的暴力現象。除了建立完善的治國之道(比如民主制度)和穩定的政府,為公眾提供基于法制的正義服務之外,還可以采納一下建議:1,擴大商業,以此來提升其他人生存的意義,并增加資源和財富。2,大力投資能提供公共服務的機構,以提升人們的健康和幸福感。3,改善環境。4,建立并執行憑借真實證據的暴力防范機制。與當代社會不同,以上這些措施可以在《權》的世界中輕松實施,只需要重要的人物講一句話。但是,這或許與影響到這部劇的收視率,或許在最后一季公映之前,不大會出現類似的情節。

      限制

      首先,研究只包括了劇中的重要人物,因此結論不對《權》世界中所有人物具有廣泛的適用性。其次,研究結果或許與數據質量有關。兩位筆者分別觀看DVD,就是為了防止訛誤。而且,相關的數據與IMDb和《權》維基百科中的數據進行校驗。盡管維基網站中的信息也不能確保百分之百準確,但這畢竟是經過成千上萬的死忠粉歷煉后的信息。有人做出了完整的社會關系結構圖,甚至當某些人物在劇中死亡時還引起了網絡的一片哀號聲。同樣,某些死亡事件缺乏準確的證明,這也會影響數據統計的準確性。第三,我們無法計算整體人口的死亡率,因為并沒有《權》世界人口的總數。最后,要謹慎理解時間協變量的分析結果。盡管多變量考克斯回歸模型中包括了時間協變量和其它因素,但我們最好將其理解為適用于所有變量和通用因素。

      結論

      這是第一份研究《權》中人物生存和死亡的科學報告。它揭示了以下信息:人物出場一個小時內的死亡概率為14%;到第七季結束,超過一半的重要人物已經死亡;暴力是最常見的死因;男性和未改變過效忠對象的重要賤民生存概率最低。我們有很多方法可以預防《權》中的暴力死亡現象,包括穩定的民主政府、為公眾提供良好服務的政府機構、實施以證據為導向的暴力預防政策,這些措施都可以大幅度減少暴力死亡的現象。

      文章來源:NCBI | 譯文:滿倉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載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lal64.com/2019-07/1355338.shtml

      文章來源:四月網 | 責任編輯:東方

      頂踩排行榜 打印本文

      用戶名: 快速登錄 注冊
      array(31) { [0]=>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266)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45) "邊芹:西方如何用細節控制話語權"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266.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30/1561863354507.jpg" ["description"]=> string(504) "話語權都是不宣而做從細節入手篡奪的,手法就是在關鍵位置上靠操縱細節變他人的舞臺為自己的攻擊器,比如在源頭劫走選片、挑人的權力,再在上游(放映前)安插“專家”截走解釋電影的權力,進而在中游(放映中)安排翻譯字幕的人悄悄篡改影片的臺詞(仔細看時有發生),最后在下游(放映后)再度鞏固解釋權,由前述“專家”組織提問討論,防范個體理解上的分歧。" ["time"]=> int(1561863368) } [1]=>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162)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4) "張文木:全球視野中的中國國家安全戰略"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162.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7/1561601712730.jpg" ["description"]=> string(279) "新中國成立以來的發展已使其政治和經濟在相當規模上卷入了世界,這迫使我們不得不考慮經營和治理世界的問題。這是一個不以人們意志為轉移的歷史性轉變,用馬克思的話說就是“歷史向世界歷史的轉變”。" ["time"]=> int(1561601753) } [2]=>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323)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6) "王忠新:中俄戰略攜手"去美元化"互成犄角"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7/1355323.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701/1561985392141.jpg" ["description"]=> string(312) "美元的疲軟,“去美元”進程的擴大,正給了人民幣國際化的大好機會;而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也必然加速擴大“去美元”進程。疲軟的美元,必然“陽痿”美國的霸權,美國佬為維護美元“霸主”地位,必將會對中國挑起更多事端!" ["time"]=> int(1561985404) } [3]=>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321)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中美貿易戰反證新中國獨立自主發展的必要性"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7/1355321.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701/1561984485501.jpg" ["description"]=> string(141) "在中美貿易戰的當下,我們再去看新中國前三十年歷史,我們發現,那時的政策非常正確,有效,且必要。" ["time"]=> int(1561984527) } [4]=>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298)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4) "王湘穗:中美關系斗的歷史、現實與未來"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7/1355298.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701/1561950633736.jpg" ["description"]=> string(315) "美國表現出的咄咄逼人,既是特朗普的“交易藝術”,也是美國經濟虛火太旺的表現,面對虛擬難持續、實體回不去的情況,美國只能通過不斷挑事的方式把虛火發泄出來。在幾番折騰之后,才會無奈承認全球霸權已是美國扛不動的負擔。" ["time"]=> int(1561950693) } [5]=>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296)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千鈞棒:從瘦肉精和波音隱患看西方丑惡嘴臉"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7/1355296.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701/1561950122833.jpg" ["description"]=> string(405) "資本以逐利為目的,缺乏有力監管的市場經濟必然會出現問題,中國是這樣,外國也是這樣,只不過美國和加拿大連草菅人命的事情都做得如此理直氣壯和臉無愧色,而我們國內的自由派人士一邊利用一些事件拼命貶損中國,一邊為西方國家的同樣性質的問題進行洗地和粉飾,可算是無恥之徒中的極品了!" ["time"]=> int(1561950304) } [6]=>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294)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2) "俠客島:習近平訪朝對此次"金特會"有何影響?"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7/1355294.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701/1561945409575.jpg" ["description"]=> string(277) "沒有一點點防備,3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和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在板門店會面,并進行了50分鐘的閉門會談。這是繼新加坡和河內會晤后的第三次“金特會”,而特朗普也成了踏上朝鮮領土的首位現任美國總統。" ["time"]=> int(1561945439) } [7]=>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290)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2) "張文木:1962年中美蘇三國博弈及其總結"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2) "http://history.m4.cn/2019-07/1355290.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701/1561940630549.jpg" ["description"]=> string(156) "1959年至1961中國國內經濟發生嚴重的困難。中蘇兩黨兩國關系嚴重惡化。外交方面,1962年,新中國周邊也是險象環生。" ["time"]=> int(1561940635) } [8]=>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268)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4) "張志坤:美國的世界霸權將怎樣走向衰落"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268.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30/1561865217375.jpg" ["description"]=> string(207) "要和平就要戰斗,要發展就要斗爭,未來還將是一個大動蕩、大調整、大改組的時代,用一句富有詩意的話,還將是“四海翻騰云水怒,五洲震蕩風雷激”。" ["time"]=> int(1561865236) } [9]=>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267)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9) "清江游:西方一些國家追隨美"航行自由"根源"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267.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30/1561864374279.jpg" ["description"]=> string(372) "中國的崛起,它不僅代表了東方中華文明的崛起,更是代表了世界多元文明的崛起。而這一旦實現,西方文明重新統治世界的企圖將完全化為泡影。所以,西方文明的各個代表性的國家都紛紛跳了出來,跑到中國海域玩起“航行自由”,其本質是要壓制中國的崛起,扼殺中華文明。" ["time"]=> int(1561864463) } [10]=>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259)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7) "社評:蓬佩奧,國際外交舞臺的惡意投毒者"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259.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30/1561857249282.jpg" ["description"]=> string(243) "作為美國外交的“操盤手”,國務卿蓬佩奧對美國外交“光輝形象”的塑造可謂“居功至偉”,他在把混亂、對抗、敵意釋放到全世界,成為了一名國際外交舞臺上惡意的“投毒者”。" ["time"]=> int(1561857301) } [11]=>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172)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33) "司馬南:到底有幾個800?"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172.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8/1561695068166.jpg" ["description"]=> string(376) "電影《八佰》的事情看來比我們想象的復雜。為什么在紀念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時候,與中國這點文藝事八竿子也打不著的NY時報卻如此感興趣,非要為此采訪司馬南,且報以那么大的熱情,那么仔細地叩問“背景”等等?這著實讓被采訪人有些意外,也值得每一個愛國的中國人深思。" ["time"]=> int(1561695158) } [12]=>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260)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42) "李海東:恐美派和崇美派錯在哪"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260.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30/1561857555593.jpg" ["description"]=> string(378) "在當前美國明確以戰略競爭對手定位中國并實施全方位打壓之際,國內輿論場上出現少量說中國應委曲求全,以滿足美方要求來化解對方敵意的聲音。這種認識源于一些人對美國科技與制度的盲目崇拜,也源于對美國實力讓別國難以望其項背的恐懼,這種崇美畏美的投降論調實不足取。" ["time"]=> int(1561857559) } [13]=>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245)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8) "沈逸:在恐美派看來 反制美國是不可想象的"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245.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9/1561808118569.jpg" ["description"]=> string(355) "發端于2018年的中美貿易摩擦,是中美戰略博弈進入新階段的重要標志。從中長期看,這場戰略博弈的最后勝利者必然是中國,但在短期內要抗住美國的戰略壓力,度過將要來臨的黎明前的黑暗,中國各階層的人們都需要構建堅強的心理防線,堅定意志、提升戰略定力。" ["time"]=> int(1561808121) } [14]=>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247)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7) "張炳雷:——撕下美國的“自由市場”外衣"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247.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9/1561813068270.png" ["description"]=> string(198) "血淋淋的教訓告訴我們,當中國企業走向世界的時候,一定要記住:這世界只有利益,沒有市場!只有保證自身的強大與安全才能談論“自由”競爭!" ["time"]=> int(1561813089) } [15]=>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249)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3) "凱蒂:資本主義信息時代無時無刻無處不被監視"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249.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9/1561814565282.jpg" ["description"]=> string(237) "《監視資本主義時代》成功描繪出硅谷權力日益增長的黑暗圖景,但最終未能成功進行政治分析。對監視資本主義的控制是為誰服務、以誰為代價的?朱伯夫給出最為宏大的解釋..." ["time"]=> int(1561814577) } [16]=>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248)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3) "克勞德·德萊斯:世界超隱秘情報機構NSA"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248.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9/1561814139972.jpg" ["description"]=> string(141) "在美國政府每天收到的秘密情報中,幾乎近90%都是由NSA提供的,因此該局也有世界上最大的情報機構之稱。" ["time"]=> int(1561814167) } [17]=>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239)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48) "金一南:必須警惕美國的網絡攻擊!"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239.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9/1561805594127.jpg" ["description"]=> string(306) "據美國《紐約時報》16號爆料稱,美國政府官員承認,早在2012年就已在俄羅斯電網中植入病毒程序,可隨時發起網絡攻擊。這一驚人爆料立即引發世界關注。那么,網絡攻擊威力如何?網絡安全若遭到破壞,將會引起哪些嚴重后果?" ["time"]=> int(1561805596) } [18]=>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243)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朱啟超朱博順:冷戰時期美國如何遏制科技的"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243.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9/1561807588539.jpg" ["description"]=> string(398)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為爭奪全球霸權,美蘇展開了長達40余年的冷戰。為了贏得冷戰,美國對蘇聯和其他社會主義國家實行嚴格的出口管制及高新技術轉讓限制政策,處心積慮揮舞科技遏制大棒,其在當時的所作所為對現今我們觀察、研判美國對中國正在展開的科技圍堵具有重要的歷史參考意義。" ["time"]=> int(1561807605) } [19]=>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240)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美籍臺灣人邵維華:中美引發現代戰爭之淺見"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38) "http://mil.m4.cn/2019-06/1355240.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9/1561805788609.jpg" ["description"]=> string(306) "雖然中國一直號稱和平崛起,但是美國人從來不信,其他人也不信。現在的大勢是:美國的衰落已成定局,中國的崛起勢不可擋。時間站在中國人這一邊,所以美國必須要盡早挑起沖突,沒事也要找事來修理你,否則他就來不及了。" ["time"]=> int(1561805799) } [20]=>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238)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8) "張維為:只許美國人愛國的雙重標準要不得 "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238.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9/1561805144535.jpg" ["description"]=> string(262) "1.webp (16).jpg 中國人有寶貴的家國情懷,在漢字中“國家”的寫法跟其他語言是不一樣的,一個字是“家”,一個字是“國”,這是一個基本的定義。這個概念本身就表達了中國人對國家的獨特感悟。" ["time"]=> int(1561805226) } [21]=>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236)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千鈞棒:不是攤上"壞總統" 是美真實面目暴露"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236.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9/1561804405505.jpg" ["description"]=> string(273) "特朗普上臺以后的倒行逆施并不是什么好體制攤上了一個壞總統,而是美國的本來面目的大暴露并且被中國的大多數人看清楚了,至于一小撮自由派公知直到現在還堅持用這種說法欺騙自己,那就由他去吧!" ["time"]=> int(1561804438) } [22]=>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237)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1) "錢昌明:美國霸權主義是不是紙老虎?"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237.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9/1561804745862.jpg" ["description"]=> string(386) "“崇美”、“恐美”人士也許會說:美國霸權主義擁有龐大的核武庫,有13個航母戰斗群,它的海、空軍均舉世無雙,手握多種高科技的新式武器;美國占據著“科技”優勢,還握有金融霸權,與它對抗,無疑是自尋死路。按此邏輯,唯有妥協、屈服道路一條。錯矣!這完全是一種庸人之見..." ["time"]=> int(1561804748) } [23]=>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235)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詹姆斯:美國干涉拉丁美洲的罪惡歷史與現實"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235.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9/1561803895815.jpg" ["description"]=> string(188) "美國對委內瑞拉的敵視和為了打敗它的政府的措施是長期以來美國可恥的干涉拉丁美洲的歷史的組成部分,這可以追溯到19世紀的第二個十年。" ["time"]=> int(1561803987) } [24]=>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087)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39) "邊芹:再續被策劃的中國文藝"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087.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4/1561381492730.jpg" ["description"]=> string(252) "學會看懂被策劃的歷史,是在旅西十多年后。看清“跨國統治集團”策劃他國歷史走向在細節上究竟是怎么運作,是要脫層皮的,因為那是我們自始至終被蒙在鼓里、而他們操持已久的技藝。" ["time"]=> int(1561381495) } [25]=>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177)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1) "人民日報:加征關稅無用 中國有能力奉陪到底"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177.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8/1561710465546.jpg" ["description"]=> string(363) "舉世關注中美元首共同出席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大阪峰會期間的雙邊安排,但美國一些人釋放的信息令人失望——用威脅口氣議論能否同中方達成經貿協議,聲稱達不到目的就對中國商品加征“非常大量的”關稅。美方又一次在關鍵時刻拿出極限施壓手段,破壞平等對話氣氛。" ["time"]=> int(1561710494) } [26]=>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176)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48) "胡錫進:特朗普G20前拋煙幕彈沒用!"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176.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8/1561710294148.jpg" ["description"]=> string(266) "統特朗普星期三對媒體吹噓關稅戰給美國經濟帶來的好處,并宣稱如果中美元首會晤無果而終,他將執行B計劃,對其余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但他同時表示稅率可能是10%,而非之前所威脅的25%。" ["time"]=> int(1561710334) } [27]=>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169)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2) "湯姆·多尼龍:用貿易戰與中國競爭,美國錯了"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169.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7/1561609886984.jpg" ["description"]=> string(304) "美國與中國的競爭已成常態化。但特朗普政府用錯了工具,讓人想起19世紀的生硬貿易戰策略,而不是制定一項戰略,讓美國在21世紀保持全球經濟和技術領袖的地位。防御性的保護主義應對不了中國挑戰,唯有振興國內才能辦到。" ["time"]=> int(1561609898) } [28]=>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086)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4) "儲賀軍:特朗普成為跛腳鴨是大概率事件"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086.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4/1561381045937.jpg" ["description"]=> string(253) "有特朗普參與的事兒,注定就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事兒,2020年的大選尤其如此,結局可能很奇葩。現在民主黨一直賊著特朗普,一旦特朗普離開白宮,卯足了勁要把他送進監獄,品鑒一下牢飯。" ["time"]=> int(1561381020) } [29]=>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164)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遼寧王忠新:民間黃金儲備堅挺人民幣國際化"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164.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7/1561604407777.jpg" ["description"]=> string(423) "盡管黃金作為流通貨幣已不可能存在,但人民幣的國際化,卻絕對離不開堅實雄厚的黃金儲備,觀察人民幣的國際化,自然離不開觀察中國的黃金儲備。而中國的黃金儲備和人民幣國際化,無疑直接挑戰美元的霸主和美國的霸權,這應是中美之間一個深層次的矛盾,打壓人民幣將成為今后美國圍剿中國經濟的一個重點。" ["time"]=> int(1561604410) } [30]=>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163)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33) "邊芹:伸進文明心臟的手"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163.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7/1561602269166.jpg" ["description"]=> string(393) "一個創造了獨立文明體系的國家墮落到其藝人墨客將自己作品的最高評判權移到本文明之外,意味著這個文明的大腦休克甚至腦死亡。一個文明有兩個權是不能丟的:道義權和審美權。被搶奪走這兩個權力,文明就成了身體尚未冷卻的僵尸。那些“國際獎”的宗旨恰恰是圍剿異己搶奪這兩大權力。" ["time"]=> int(1561602362) } }

      邊芹:西方如何用細節控制話語權

      1烏干達一女子36歲已生下44個孩子 切除子宮
      2肯尼亞傳來好消息!中國“基建狂魔”新成績
      3國際媒體看加泰羅尼亞獨立:“民主海嘯”來
      4一向挑剔的外媒 突然在這件事上集體為中國
      5迪奧也栽了!用一張正確的中國地圖咋就那么
      6驚嘆!西班牙男子用無人機超低空飛行拍視頻
      7倫敦示威者爬上地鐵妨礙出行 憤怒市民一把
      8中國成功發射通信技術試驗衛星四號
      9109個國家9308名軍人將參加世界軍人運動會
      10愛爾蘭都柏林一5歲男孩在街頭吃晚餐震驚網
      11新娘提交新郎在自家廁所自拍照可獲政府現金
      12殲-20、運-20再次驚艷亮相!超燃!
      13美土達成協議:土將暫停在敘軍事行動120小
      14“無中生友”!白宮顧問納瓦羅承認在書中杜
      15美權威智庫:為應對中國對美的巨大威脅 要
      16美將部署高超音速武器 數分鐘打擊任一地點
      17【組圖】風雪川藏線
      18俄敘聯軍進入北敘后 庫爾德人開始反擊土軍
      19女翻譯表情刷屏背后:特朗普到底露怯沒?
      20俠客島:美國在這節骨眼上打"香港牌"意欲何
      1臺灣女游客在長灘島穿比基尼被罰款,菲警方
      2習近平:任何分裂中國企圖都是癡心妄想
      3胡錫進對話香港示威學生
      4NBA“”默許“”加泰羅尼亞獨立旗幟入場?
      5烏干達一女子36歲已生下44個孩子 切除子宮
      6支持暴徒的人急了:英國這是給香港官方和北
      7太帥!夕陽下殲10戰機起飛參加夜間戰斗演習
      8臺灣政治學者蔡英文去世
      9張志坤:敘利亞戰爭都帶來哪些啟示
      10香港暴徒逃入停車場被一網打盡
      11吉林上空疑隕石墜落,黑夜映成白晝
      12西方傻眼:加泰羅尼亞人學暴徒占機場,誓做
      13"亂港分子"黎智英再放狂言 香港政界痛斥"漢
      14與劉鶴會面時特朗普再次祝賀中國國慶:我看
      15習近平會見尼泊爾總統班達里
      16【組圖】探訪武漢軍運會軍運村
      17蔡英文聲稱臺灣已達亞洲四小龍之首
      18香港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再遇襲 警方重案組追
      19【組圖】香港女子扯暴徒面罩后遭圍毆
      20肯尼亞傳來好消息!中國“基建狂魔”新成績
      1千鈞棒:公知為什么對中國的閱兵如此仇怕?
      2金燦榮:解決臺灣問題的能力幾年前就已經具
      3“三峽水怪”近照來了:證實為黑色遮陽網
      4中國大閱兵在多國刷屏 外國網友彈幕畫風是
      5金燦榮:今天是咱們軍迷快樂的一天
      6金燦榮:大膽推測11月份中美會結束貿易戰
      7軍事專家羅援:兩場戰爭讓我印象深刻
      8看完氣炸!香港愛國快閃后,落單老弱被暴徒
      9點火焚毀國旗 香港13歲女童被捕
      10[視頻] 全景CG大片:史詩70年
      11徐實:香港成了一部鮮活的愛國主義教材
      12臺灣統派上街慶祝卻被鎮壓 白狼張安樂現身
      13被綠媒盯上后,她說“我不害怕,我身后有14
      14為什么有美國人想搬去中國?
      15[微視頻] 這,就是新中國
      16今天,臺北街頭突現“我愛您中國”
      17臺灣女游客在長灘島穿比基尼被罰款,菲警方
      18在這次座談會上,習近平提出一個重大國家戰
      19莫雷在推特上發文 為此前發布涉港言論辯解
      20這么關鍵的鏡頭 網友竟然都搞錯了重點
      找AV福利导航